“有害垃圾”能回收吗?

“有害垃圾”能回收吗?

昨天上午,在议题为“创新社会管理,建设和谐南京”的专题议政会上,来自共青团、青联、妇联组等68名代表,直接和南京市城管局、民政局、体育局等7个部门的领导面对面。设立“毒垃圾”的“兑换点”,给予市民奖励;“广场舞”扰民,有关部门怎么引导做到舞出文明……面对委员的发问和建议,各部门领导现场“领”了和自己有关的问题,给出回应。 扬子晚报记者 杨娟 实习生 王海潮
   委员发问:
   垃圾我家分类了,为何运送却不分类?
   “垃圾分类,不少市民在家里已经开始认真做了。”南京市政协委员周洁说,南京每天产生近6000吨垃圾,三个垃圾填埋场即将饱和,垃圾分类这项工作非常重要。有市民发现,自己在家里把垃圾分类了,也按照要求把垃圾放在不同颜色的垃圾桶里了,可是在运输过程中,垃圾还是混在一起。
   “如果终端暂时不具备条件,还不能有效地进行分类处理,就应该说清楚。”周洁说,习惯很重要,别伤了正认真做垃圾分类的市民的心。根据《南京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办法》,可以对垃圾不分类开罚单,周洁认为这种方法并不妥当,“实施也比较困难,我觉得通过鼓励和奖励的引导会更加有效。”他说,以前也开展过拿家里的废旧报纸、各种瓶瓶罐罐,去换取一定价值的日用品。但是,现在很多废品收购站早就提供类似这样的服务,政府再推,意义不大。他认为,针对一些有害的垃圾,比如废旧电池等,可以有类似的奖励手段,这样可以将有害垃圾单独“隔离”。
   局长回应:
   试点垃圾分类确实存在缺陷
   南京市城管局局长许卫宁:南京是在2012年逐步试点实施垃圾分类的,目前确实存在缺陷,有些手段相对落后。南京每天的垃圾产生量在6千吨左右,现在处理能力才4千吨,下一步会加大建设步伐,特别是垃圾环保产业园加快建设步伐。从目前来看,今年的7月底,江南产业园的垃圾焚烧厂和江北产业园的焚烧厂有望投用。建设到位了,垃圾处理的终端得到改善,也需要市民配合在源头做好分类。除了各种宣传手段,会加大奖励,来鼓励市民做好垃圾分类,特别是委员提到的“有害垃圾”回收是个很好的点子,考虑在社区多建立一些这样的回收点,来方便市民。
   委员提出:
   “广场舞”不是“舞”不好,而是没管好
   “只要管理得好,‘广场舞’也能舞出文明。”南京市政协委员张蕾说,其实“广场舞”并不是跳舞本身有问题,而是管理有问题,锻炼身体的同时也减少了中老年人的孤独感,并不是一件坏事。
   “广场舞”为什么会陷入扰民的尴尬?张蕾分析认为,首先跳舞活动场地受到限制,结合老城区改造和新城区建设,体育部门可以多规划一些公共的健身场所。
   “控制好音量和时间,其实‘广场舞’是个不错的社会组织,只是缺乏管理。”张蕾说,南京市登记在册的社会组织有6000多个,其中文体社团占了三分之一。如何“舞出文明”是体育部门可以好好研究的课题,比如,可以加大对社区公共服务的投入,多一些适合妇女和儿童活动的场所,“我们做基层工作的,曾经尝试过通过‘广场舞’这支队伍做一些公益宣传。”她结合自身的工作说,比如法制和防止典型诈骗等宣传,社区就找到“广场舞”的现场负责人,发放宣传资料,非常有效。
   局长回应:
   正为规划建体育设施争取“话语权”
    南京市体育局副局长葛菲:“广场舞”的问题,反映的是体育活动场地的“尴尬”。目前,南京有市级、区级的全民健身中心,街道有文体中心,社区有健身仪器等。许多市民自发在小区广场或者空地上,进行锻炼,主城区有这么一块空地比较困难。其实,按照《公共文化体育设施条例》,很多开发商没有按照规定的要求建设公共体育设施,也制约着群众体育活动的开展。因此,南京将借鉴常州、苏州的做法,正与相关部门协调,争取把健身设施的建设要求列入城市建设和小区的规划、验收等环节,对未按照要求建设的项目行使一票否决权,进一步加大全民健身设施建设的力度。


上一个:义乌恩顺废品回收带你看电动车电瓶回收问题
下一个:义乌废品回收哪家最专业塑料回收